服务热线:400-0808-806

业务电话:13261665599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保镖公司 > 新闻资讯 >

资助四川贫困女孩8年 患癌的嘉兴保安想让这份爱接力下去

文章作者:保镖公司发布时间:2018-11-10 09:22浏览次数:

  斜躺在床上的郑菊明挣扎着自己坐了起来,中午他只喝了碗粥,看起来有些虚弱,脸上却挂着亲切的笑容

  郑菊明是嘉兴平湖的一个普通保安,前段时间,他被查出患有肺癌。除了家人,他心里放不下的还有一个叫天凤的女孩,她远在四川宜宾的大山里,他资助了她8年,却从来没见过面。

  15日下午2点,嘉兴平湖一个名叫港中村的地方,记者沿着窄窄的村道和田间石子铺成的小路走到了一栋老房子前。

  这栋房子的二楼有个隔开的小间,就是郑菊明的家。上午10点,他在家人的陪同下,从平湖中医院回到了家,记者见到他时,他正躺在床上休息。

  8年前的一天,45岁的郑菊明坐在保安亭里看报纸,一篇求助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新闻里提到,四川宜宾有一个女孩被父母抛弃,孤苦无依。

  最初,郑菊明抱着试试的心态的打通了报纸上刊登的电话,从那时起,他和一个名叫天凤的大山女孩结下了不解之缘。

  起初一个月20或30元,到后来这个数字逐年上升到200、500、1000、2000。就在今年过年前,郑菊明还给天凤汇去了2000块钱,希望孩子能过个好年。但谁也没想到,最近郑菊明因为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却被告知是肺癌。

  患肺癌前,资助天凤这件事,郑菊明瞒着所有人,包括他的妻子。在得知自己患肺癌的那几天,郑菊明才向同事唐力说出了这段故事。

  郑菊明此前在平湖保安公司工作,今年刚被调到平湖农贸市场。他一个月工资1500元,再加上会做木工,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有5000多元的收入,但这段时间的治疗几乎耗尽了了家里的所有积蓄。

  有媒体报道了郑菊明的事迹之后,很多平湖市民跑来送钱给天凤,却无一例外被性格要强的郑菊明拒绝了。

  “别人可能无法理解,但是我已经把天凤当成自己女儿,供养天凤已经成为我应尽的责任”话没说完,郑菊明已经流下了眼泪。

  天凤今年11岁,读5年级,2013年才刚在学校里学会说普通话。这之前,郑菊明打电话过去,天凤说着当地的方言,郑菊明听不懂,却听得很开心,两个人隔着电线年的一天,两个人正在通话,天凤突然冒出一句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伯伯,我是天凤,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想起天凤第一次叫他“伯伯”的场景,郑菊明再次哽咽了:“我答应过天凤,她上初中的时候,我会接她去山外的世界看看,我怕我撑不到那天了”做了多年保安的硬汉郑菊明哭得像个孩子。

  聊起天凤的近况时,郑菊明擦了擦眼泪,“天凤长大了,每次换季,我都会给她买些衣服寄过去,通电话时,她告诉我衣服很合身而且很漂亮。”这一次,郑菊明的嘴角终于有了一丝微笑。

  “如果我能活着,我想自己扛起抚养天凤的责任。”这是郑菊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要强的他拒绝了好心人的帮助,甚至到现在都没告诉自己的妻子。

  “如果我能健康会活下去,我就将照顾天凤的责任担起来。”沉默间,郑菊明突然说道,如果不能,希望有人能代替他继续照顾天凤。

  郑菊明告诉浙江在线要到上海的医院做化验治疗,而且现在并没有放弃活下去的希望,所以暂时没打算将患病这事告诉天凤。

  李国莲说,天凤的妈妈是她一个要好的小姐妹。小姐妹去外地打工之前把天凤交给了她,就再也没来过。而天凤的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李国莲不忍心把天风送到孤儿院,只好借钱把她养大。

  8年前的一天,她收到了一笔来自浙江平湖的汇款,汇款人叫郑菊明,之后便不定期地收到他寄给天凤的钱或衣物。这些年来,郑菊明非常低调,总是嘱咐孩子要好好学习。

  离开时,记者又回头看了看这幢伫立在田间的破旧民房,郑菊明曾答应要接天凤到这里来看看。希望赶赴上海治疗的郑菊明能有好消息传来,更希望,金华保镖公司郑菊明的这份爱心能一直接力传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