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0808-806

业务电话:13261665599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保镖公司 > 新闻资讯 >

一个裁缝、一个鞋匠一个打拳出名气温州“柳市三雄”财富之路

文章作者:保镖公司发布时间:2018-11-13 18:04浏览次数:

  温州乐清市的柳市镇,是温州-台州模式的发源地,在20世纪70年代末,领改革风气之先,如今的柳市镇,则被称为“中国电器之都”;别看是一个小镇,全球电工电器的1/6,60% 的中国电工电器,都来自这里,整个乐清(县级市)电器产业年产值超千亿,占据中国行业市场的半壁江山。其中,知名行业品牌巨头正泰、德力西、人民等,均出于此地。

  这些企业,无论是正泰、德力西还是人民,都是体量超过亿万级的“明星企业”。究竟是什么造就了柳市镇的这些亿万富翁?我们不妨通过他们身上的故事来详细了解。

  经济学中有“温州模式”,说的是起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温州人在经济上的改革探索;其中“温州合伙人”是一种相当特殊的商业现象,有“三火”之说。头一年,几个人凑在一起合办企业,为“起火”;众人拾柴火焰高,到第二年,企业“红火”了;可第三年,却“散伙”了,各奔前途。

  有的人说,当企业步入正轨后就翻脸拆分,是家族制企业的一个天生缺陷;其实这种结论并不客观,亦非客观现象。华人社会里,比如海外及港台地区的合伙型家族企业,也没有“三火”通病。另外,潮商、闽商等,比如,恒安集团的两大创始人施文博、许连捷,“合”字已经写了30多年,至今仍没有拆开迹象。

  搭档创业,起步时虽免于孤军奋战,容易成功,但不可避免的是,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也受到限制个人潜力的束缚,这与温州人“自主”、“自信”的区域性格相悖,于是“起火”、 “红火”之后就是“散伙”。

  德力西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胡成中,生于1961年,温州乐清市柳市上园人。白手起家,靠吃苦耐劳完成资金积累,再凭借敏锐市场嗅觉,经营起商业王国,是许多成功温商颇为类似的励志故事,胡成中也不例外。

  家中兄弟姐妹多,贫困是胡成中童年最深的记忆。14岁那年,辍学的胡成中“子承父业”,跟着父亲学裁缝。

  自经济被国营国有企业所取缔后,1957年~1978年间,中国家族企业发展几乎是空白。40年前的1978年7月,当时的柳市机具厂在自家店面开了柳市镇第一间低压电器门市部。也在这一年,16岁的胡成中告别了缝纫机,与温州数万“供销大军”一起,到全国各地推销电器。临出门时,姐姐给他口袋塞了200元,既是起步资金,也是路费。

  指缝太宽,时光易逝,风餐露宿、摸爬滚打几年后,胡成中身上有了一点积累,转眼到了1984年,那是胡成中创业的开端之年。也是在这一年左右,胡成中与南存辉开始了合作。

  今年55岁的南存辉,初中没毕业就当上了小鞋匠,也就是同为正泰、德力西两大中国低压电器巨头前身的“求精开关厂”合伙创始人,一个出身小裁缝,另一个是小鞋匠出身。

  更有意思的是,胡成中与南存辉还是同窗同学,两人一起上柳市小学,胡成中是班上的体育委员,比他小2岁的南存辉学习成绩好,当了班长。此后,两个老同学同样辍学,一个当裁缝,一个做补鞋。此后,胡成中各地跑供销、卖东西,南存辉则瞒着父亲偷偷与3个朋友合伙摆柜台、卖电器。

  1984年7月,乐清县求精开关厂创办,这是个家庭作坊式的工厂,靠赊来的零件组装后,再推销到全国各地。求精开关厂是典型的“温州合伙人”模式建立起来的,股东共有三人,一个是胡成中,另一个是南存辉,还有一个是胡成中的弟弟胡成国。据说最初出资是南、胡二人各1.5万元,(也有起步资金5万元之说),不过,这不重要,自此,求精开关厂成为后来的正泰及德力西的前身。

  “前店后厂”是求精开关厂最初的运营模式,由于当年柳市电器均起步草根,质量不上档次,名声不大好。后来,胡成中北上上海,从上海人民电器厂“挖”来退休工程师王中江,利用高利贷的民间借款,求精开关厂办起了当时国内民营企业第一家热继电器检测室,并拿到温州第一张由当时的机械工业部颁发的部颁生产许可证。

  质量是企业的生命。上世纪80年代起,柳市几乎没有不搞低压电器的。然而,当时一千多家企业中,有生产许可证的不到1%,低压电器产品性能、寿命、安全性能更无从谈起。1990年,国家七部局联合省、市、县组成工作组在柳市蹲点打假,历时 5个月之久。当时,有1267家低压电器门市部被勒令关闭,1544个家庭工业户歇业,而且还吊销了359个旧货经营执照。相比之下,由于质量得到了保障的求精开关厂,在优胜劣汰大潮中迅速发展壮大起来。

  所谓“温州模式”,是指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温州在经济上创造的奇迹,其主要格局是以家庭经营为基础,以家庭工业和联户为支柱,以专业市场(如低压电器、鞋业、服装等)为依托,引用购销队伍为骨干,具有鲜明地域色彩的经济成长格局。此间,鼎鼎有名的“八大王”,是倒在市场经济“风头浪尖”上最初的一批人。

  尽管1982年一场“打击经济领域犯罪活动”运动在柳市掀起,一些名气大赚钱多的成了查处对象,令很多人心有余悸;“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寒风终是抵不住春天脚步,南存辉、胡成中这一批人,站在温州早期经济领头人“八大王”的肩膀上,乘势而出,后来居上。

  从合伙人性格来看,胡成中和南存辉二人是理想型事业搭档,他们是同乡、同学,彼此相互理解;另一方面,胡成中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一看到机会就上;而南存辉个性沉稳,做事好专一。后来,另一位著名的乐清籍温商、人民电器集团董事长郑元豹对二人评价称:“南存辉大气,胡成中聪明”,话音潜层的另一头,就是说他们都是当头的人。

  当然,走上正轨的求精开关厂,也没有逃脱温州合伙人“三火”魔咒,最终走向”散伙“。1991年,求精厂分拆为“求精一厂”、“ 求精二厂”,1992年,胡、南正式分家,各自发展。胡成中创办了德力西电器,而南存辉和弟弟联合几个亲戚合办了正泰电器。如今,正泰、德力西已稳坐中国低压电器行业的头二把交椅,一个裁缝一个鞋匠合伙办厂,几经辗转,最后双双成为行业争霸二巨头,堪称国内家族企业史上的一个商业奇迹!

  郑元豹,生于1958年,今年60岁,他出生于乐清市柳市镇长虹村一个普通农家。因家境贫困交不起学费,郑元豹15岁就辍学了。在那贫穷的岁月,谋生是第一位的。乐清有秀美山水,雁荡名胜,可对于农家人来说,“七山二水一分田”, 生存环境艰苦,小时候的郑元豹,13岁就学打渔,除了种田外,每天能多挣五毛钱贴补家用。郑元豹后来回忆:“那时,我们从来没有裤腿完整的裤子穿。每天的奢求只是能吃饱饭。”

  17岁时,郑元豹改行去打铁,打铁打出生活费,也打出了一身健壮体格。打铁闲暇空余,他先后找温州当地拳师练习武艺,天天练拳。据说,他曾拜师二个武学名家:一个是曾给孙中山先生当保镖刘百川父子,刘百川是十大武术名家之一;另一个是温州当地名师金得福。到20岁时,学得一身好武艺的郑元豹,改收徒弟教武艺。1981年,有位来自登封少林寺的吕姓师傅过来温州教拳,声称与本地武师比武,很多人怂恿之下,加上老师授命,结果来了一场打擂台式的比武。

  这一比,让郑元豹打拳打出了名气,找他学武的徒弟越来越多。后来他说:“我一共教出了3000多名,这些现在也都是各大公司的老板。”

  一个人的成功创业,往往来自偶然,可偶然之中,第一要素是眼光,也就是发现机遇,并把偶然中得来的机会变为现实的商业价值。郑元豹后来没有成为一个武术家,而是企业家,也多带有偶然的机遇。

  有一天,郑元豹一个远房亲戚从甘肃带回来的报废空气开关,一下子吸引了他的兴趣。后来他从同乡那儿了解,当时买这开关要走后门批条子才能买到,一个就是500多元。只有小学程度的郑元豹,几经琢磨,竟然无师自通,不仅把这个报废的开关修好,而且还把当中的工作原理也弄清楚了。

  靠招收武馆学员,郑元豹手头上已有一定积蓄,经熟人介绍,1976年,他承包了杭州飞鹰机电控制厂,开始了作坊氏的电器创业之路。1982年,他又收购上海当地一家企业,创办了上海南汇机电设备厂,即上海人民低压电器厂的前身。

  当时,宿迁保镖公司在郑元豹家乡柳市,几乎没有不搞低压电器的,企业已达一千多家,且均起步草根,运营模式也多为“前厂后店”,如此“野蛮式”生长,质量不上档次,名声不大好。从某种程度而言,同一时期的郑元豹,起点要稍高一些。

  此前,我们曾介绍过,正泰与德力西两大巨头的前身,是南存辉与胡成中合伙经营的“乐清县求精开关厂”(注:当时乐清尚未县改市),这是整个温州当地第一家拿到部颁生产许可证的企业,而且办起了国内民企第一家热继电器检测室。而当年的工程师王中江,就是胡成中北上,到上海人民低压电器厂“挖”来的退休工程师。

  创业期间,为提升自己,郑元豹到上海电大攻读经济管理专业。人民电器始创于1986年,当年,郑元豹在温州家乡开办了乐清东海五金厂。我们多次提及,抱团合伙,是温商创业的一大成长模式,而在1988年初春,在上海的郑元豹接到了家乡领导发来的电报,邀请他回乡创业。

  上世纪80年代,因受到假冒伪劣产品的重创,柳市当地电器市场在外名声并不好,人家一提温州货就犯怵,政府也头痛不已,决定好好整治。改变“劣币驱逐良币”效应的影响,最好的路径就是引入“良币”、挤出“劣币”。当时,郑元豹在上海的电器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一番深思熟虑后,他毅然接受邀请,回到柳市。1988年,郑元豹与朋友合伙,接管了当时仅有12名员工、3万元资产、生产单一的CJ10交流接触器的乐清人民低压电器厂,即今天“人民电器”品牌的前身。

  “新官上任三把火”,在郑元豹看来,不把好质量光,是鼠目寸光,很难长久生存;于是他给厂里定下“三不原则”:“ 宁失利益,不失市场;宁失数量,不失质量;宁失面子,不失顾客。”在郑元豹带领下,经过短短一年的整顿,“人民”牌CJ110交流接触器在市场一炮走红,产品从“无人问津”变成“供不应求”。1992年,“小平南巡”讲话后,郑元豹也变得“胆大包天”,他与当时总经理叶玉森一举买断了工厂51%股权,并将工厂由瓯江入海口北岸的黄华,迁到产业更集中的柳市,被外界称为人民电器第一次“迁都”。

  “迁都”对于人民电器成长历程来说,意义很大。目前,人民电器以智慧电网为产业核心,横跨产业新城、新能源、微波通讯、电商平台、环保科技、现代物流、国际贸易、金融投资等八大产业集群,下辖人民电器集团、人民万福集团等全资运营实体。其中,旗下拥有80多家控股公司、800多家协作单位。后来,人民电器实现了从产品经营到品牌经营,关键一点就是产业集聚、产业聚群,如此才能更好地做到产业、企业、市场的有效对接。

  到郑元豹的人民电器旗下企业,从厂房车间、办公室、会议室,到处都有“人民电器,为人民服务”的标语,这也是企业的核心价值观。郑元豹特别重视“人民”这一品牌,特别是品牌塑造、维护以及品牌力量上下足气力。在其官网上,他们会依据总部位于纽约的世界品牌实验室给出的品牌估值,并不时更新数据的变化。

  一个家族企业,品牌是宝贵的财产,从某种角度而言,品牌估值也是家族企业信用指数最直观的真实呈现。我们知道,世界上每一个品牌的背后,代表着它的家族企业传承力,更记载着它的兴衰流变与精神传承的持久性。要打造百年企业,首先就是锻造百年品牌,品牌建设是家族企业成功的核心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