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0808-806

业务电话:13261665599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保镖公司 > 新闻资讯 >

施正荣从首富到破产 上市时就曾说:从此以后我只花钱

文章作者:保镖公司发布时间:2018-11-22 09:39浏览次数:

  人生往往并不如戏,因为多数人的人生变化是缓慢的、渐进的;但施正荣的人生比戏剧还戏剧。十年间,他从一个普通的创业者快速登顶中国首富,又快速地跌落谷底……这是该归咎于光伏产业的大起大落,还是个人本身的特性早就注定会有这么一天?

  “以前从外地来到无锡、打车去尚德的人多是兴致高昂,想着通过尚德发笔财,而现在打车去尚德的人们,都是满面愁容,能追回自己的欠款就不错了。”当下无锡市的出租车司机们议论纷纷。

  在无锡人眼中,尚德是一家优秀的大企业,这从当地政府对于尚德的重视程度就可见一斑:尚德债务危机爆发后,无锡市市长朱克江在尚德现场办公,协调各种关系,解决各种问题。

  作为尚德的创始人、领导者,施正荣自然没有闲着。8月底辞任尚德CEO,10月底紧急飞赴北京,与各大银行展开了合作细节的谈判。但这次谈判注定艰难,因为当下尚德的资产负债率已超过80%,严重资不抵债。

  怀揣澳洲国籍拿有中国绿卡、爱好听歌剧喝红酒的施正荣,2005年时还是中国首富,很难想到危机会来得这么快。2008年公司股价一度涨至80多美元,新兴行业、中国概念、劳动力优势、政府倾斜,给足投资者买入的理由。一转眼,债主堵门、股价跌破1美元、行业萧条,财富来得快,去得更快!施正荣缔造了最高速的财富神话,并以几乎同样的速度跌至谷底。

  风光之时,施正荣被关注的尽是闪光点:享誉全国的企业家,舟山保镖公司办公室里挂满了各种荣誉证书,傲人的教育经历,光伏产业中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但如今媒体的焦点全都围绕着他的管理不善、用人不当、产业判断失误、爱面子乃至人品上,就连花时间参加克林顿晚宴之类的事情也被刨出来追问。

  如果闯不过眼前这一关,施正荣将被定义为失败者,好在这场游戏还没有结束。在这场危机抹去他几乎所有的光坏后,即将迈入五十知天命之年的他,还能东山再起吗?

  就在一年之前,2011年的各大有关太阳能的展会、学术论坛、报告会上,施正荣作为尚德电力的董事长,同时也是行业内的顶尖科学家,均出现在这些场合。

  他的出场往往会引起一阵骚动,身穿黑西服的保镖分开众人,穿着格子衬衫、个子不高、额头宽阔的施正荣,在人群的簇拥下走向聚光灯,稍有停顿就会被周围的年轻人包围起来,索要签名和合影。而外围的年轻人则会相互低语:“嘿,他是我的偶像。”

  事实上,十年前和十年后的施正荣并没有多大变化,他仍然是愿意和人谈论天气,仍然是在社交场合中略有拘谨。

  在施正荣回国之前,他的人生轨迹是一个标准的60年代人:在自然灾害末期挨过饿,恢复高考后成功上大学,出国热的时候顺利出国。享受过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经历过澳洲高校的最的科学研究,也吃过苦,刷过盘子。

  一位是大学导师。施正荣师从诺贝尔环境奖得主、太阳能之父马丁·格林教授,好学生遇到良师,就像鱼儿找到了水,留学期间施正荣就握有十多项太阳能发明专利。

  另一位是无锡市原经委主任李延人。两人一见如故,决定合作创业。借助李延人在无锡市政府与企业方面的人脉关系,施正荣梦想中的尚德宏图最终有了落地生根的机会。

  前有马丁教授,后有李延人主任,施正荣如虎添翼,在太阳能行业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施正荣被塑造成了科学家创业致富的榜样,但科学家未必能做好企业的伏笔也就此埋下,被众多光环巧妙地掩藏起来。

  十年前的施正荣,拎着一个小挎包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在中国内地转了七八个城市,每次见到一个城市主管负责人他都会告诉对方自己的项目能赚多少钱,并称“给我800万美元,我给你做一个世界第一大企业”,但谁都不敢接。太阳能这种当时冷门、昂贵且不经济的产业并不被看好,大部分人将他当成骗子。

  当时的无锡政府却看好施正荣和他的项目,“我们就是要吸引施博士这样的科学家。”在无锡市政府的政策支持下,无锡尚德开始建厂并且迅速上了生产线年无锡尚德成立之初,在政府的主导下,由无锡小天鹅集团、山禾制药、无锡高新技术

  有限公司等8家企业共同融资600万美元,作为大股东,施正荣本人由技术股和40万美元的现金股共占25%的股份。施正荣任公司总经理,李延人出任董事长。几年后,施正荣兑现了诺言——尚德太阳能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组件制造商,无锡也成为“中国最大的光伏生产与出口基地”,正是在施正荣效应和无锡政绩的下,众多城市加入到轰轰烈烈的太阳能运动中。

  在2004年尚德电力在纽交所上市之前,按照股票市场的通行规则,要求国有背景下的风险投资退出。但是此时,无锡尚德已经打开欧美市场,拥有几条生产线,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期。

  施正荣则要求:“他们不退我退,什么股票、公司都不要了。”施正荣向无锡市政府递上了这样的一份报告。

  无锡市政府在一次办公会议上,公开表明态度:“谁要是把施博士放走了,市委、市政府将追究其责任。”

  、英联等多家海外机构顺利入股。经过资本运作后,施正荣在尚德电力的持股比例由无锡尚德成立之初的25%,到上市之前的46.8%,成为尚德电力大股东,其他持股人则都是分散的小股东。

  上市后不久,股价就涨至40美元,施正荣持有6800万股,身价合计人民币超过200亿元,远超福布斯2005年中国首富荣智健的16.4亿美元与

  首富黄光裕的140亿元人民币,更不用说后来股价涨到80多美元后施正荣的身价。但是,就像太阳不可能每天都出现,乌云也经常笼罩大地一样,尚德的股价渐渐步入乌云阶段。

  十年前,无锡市从上至下都以尚德为荣,无锡市政府从一开始就试图将尚德这家光伏企业打造成自己的城市名片,而十年之后,尚德几乎成为无锡市的“包袱”,股价长期跌破1美元,濒临退市的边缘。不论是政府公务员还是银行职员甚至尚德的供应商都把尚德视为难题,难以解决,也无法丢掉。

  有人说是无锡市政府绑架了施正荣,绑架了尚德,以政府之力干预光伏产业的发展,施正荣是“被财富”,但也有人说是施正荣绑架了政府。

  如果说2004年的施正荣是以技术来强势要求政府退让,那么在2012年的破产事件中,施正荣具有更强势的理由。

  坐落于无锡新区的尚德电力总部办公大楼,总面积约为1.8万平米的全球最大光电幕墙是无锡尚德的标志。这样一个由多个厂区组成的园区内,共有数万名员工在此工作。

  在尚德鼎盛时期,在无锡市新区人才市场的现场招聘会上,无锡尚德收到的简历论尺来衡量。这些年,每年尚德缴税都超过亿元。

  现在,尚德作为无锡市的一张具有“国际范儿”的名片,如果宣告破产,在上万人失业以及税收影响的基础上,地方形象以及此前所获得的种种荣誉都如泡沫般破裂,无锡市政府不能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