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0808-806

业务电话:13261665599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保镖公司 > 新闻资讯 >

散户保镖是一个人的天涯

文章作者:保镖公司发布时间:2018-06-20 10:55浏览次数:

  【个体镖师】

  个体镖师是自由职业者,他的自由度当然要比镖局、镖户大得多,镖局、镖户属下的镖师,不但要对雇主负责,而且要受镖局、镖户的制约,承担着双重的责任和义务。个体镖师没有镖局、镖户名下镖师的凭借和依托,所以他们走镖和护院的方式和镖局、镖户也不一样。个体镖师不是雇来的,也不是派来的,而是请来的,对于雇主来说,他们是客,故合则留,不合则去,全凭镖师本人的意志决定。

  清末民初时,个体镖师走镖的几乎没有了,因为在走镖业务上,镖局和镖户不可否认地具有优势。但在护院业务上,个体镖师又占有一定的优势,因为护院的达官,不论是雇的、聘的、派的、请的,都是为了银子而来,为养家活口而来,一旦出事时,有谁愿意为银子而丧命呢?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镖师和他们的保护对象的关系渐渐地发生了变化,由单纯的金钱关系,发展成为道义上的关系,情谊上的关系。总之,镖师和他们的保护对象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归纳起来,个体镖师在和保护对象结合起来之前,不外是武林高手、江湖奇人或退役军官。武林高手、江湖奇人和保护对象的结合往往是道义上的结合。

  在清末民初之际,达官显贵府中的个体镖师甚多,庸庸者不足道也,我们选择具有代表性的三人——福建巡按使汪晓岩的镖师李汝槐、新疆巡抚袁大化的镖师王仙斋、段祺瑞的镖师孙传久(九),这三人分别以武林高手、江湖奇人、退役军官的身份进入镖师的行列,又分别在不同的情况挂镖离去。

  汪晓岩,安徽六安人,雇佣保镖世家子弟,进士出身,既有家世之荣,又秉科第之贵,所以仕途风顺,但为人恪守封建道德规范,是封建社会的卫道士,正人君子。汪晓岩进入仕途后,不久即出掌淮军执法营务处,其秉公执法,严惩不贷的政策,确实使淮军的骄兵悍将不得不有所收敛,驻军防区的人民受益。但淮军军官都是在太平天国中起家的亡命徒,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汪晓岩几次险遭暗算,此后潜山县人李汝槐,仰慕汪的为人,登门自荐追随左右。淮军军官大多是亡命徒出身,没有什么师传和真功夫,李汝槐在他们面前露了几手后,亡命徒也就变成了惜命鬼。从此以后李汝槐一直追随汪晓岩,其身份既不是下属(未任公职),也不是仆人,只可称之为镖师。初年,汪晓岩于福建巡按使任上挂冠而去,李汝槐在天台山出家为僧,“七七事变”前还健在。

  老北京们也许还记得,西四仓颉庙中住着一位王半仙,其人精通医道,性格怪僻,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有些特异功能,是位气功师。这位半仙的大号叫王仙斋,无职业、无收入、无家室,可是生活上又过得舒适安逸,三教九流之人无所不来往,但谁要是送钱给他,准碰一鼻子灰。王半仙看病不收钱,又无其他经济来源,外间风传他能驱神役鬼、点石成金,所以根本用不着钱。又有人说他是江湖奇人、飞行大侠,夜入宅门,取富济贫。如果两说之中取其一,我们当然是取信后者。王仙斋虽然被称为半仙,但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人—是一位以镖师身份进人北京的江湖奇人。

  辛亥爆发后,袁大化到京后任将军府将军,托旧友把王仙斋安排在陆军部任主事,以施展文武全才。王坚决不就职,表示自己不当官,找个谋生吃饭的小差事尚可。于是在陆军部军需司所属的清河织呢厂当了一名办事员,不久王即去职,在仓颉庙里过起半仙的生活。年代初,吴佩孚寓居北京,王仙斋和这位一度“八方风雨会中州”的直系军阀首领谈得颇为投机。吴标榜平生奉行三不主义,即不签订条约、不借外债、不进租界,表示自己誓同帝国主义划清界线,和友人唱答的诗词中有“百战愧无国际功”句,后被日本特务医生毒死。一日吴驱车到仓颉庙,邀王仙斋同游颐和园,汽车开出西直门后,王命司机停车,对吴说:“我还有些事要在西直门外办一下,你先走,等会颐和园见。”说罢下车而去,吴乘车到达颐和园后,王仙斋已在乐寿堂前等候,吴佩孚及随行人员均大吃一惊。王仙斋从不与人同行,袁大化骑马、吴佩孚乘汽车,可是步行的王半仙都能先行到达,看来这位半仙可能是个飞毛腿,或是自有巧安排,故设虚玄以惊世人。王仙斋于年代初期,在院子里打水浇花时突然倒地身亡。传闻他遗物之中有致国内外各方面头面人物的书信,传闻难以落实,不敢妄加引用。

  以退役军官的身份进入镖师行列的人,以刘传久(九)最有代表性。刘系安徽人,与段祺瑞同乡,袁世凯小站练兵时,段棋瑞为炮兵管带(营长),刘系段身边的马弁,虽目不识丁,可是武功超群,枪法绝伦。后来段祺瑞扶摇直上,官拜江北提督、第二军军统,俨然成为北洋军中的第一员大将,刘传久(九)也随之荣任营长。可他不善为官,因与标统(团长)发生冲突,触犯了“军纪”,险些被枪毙。因他是段祺瑞的马弁出身,不看僧面看佛面,才留下了一条小命。刘传久(九)被革去军籍后,只好来投老上司段祺瑞。段这时任陆军总长,可是觉得对这位被革去军籍、永不叙用的老部下不太好安排,因为刘的案子影响很大,若马上重任军官,怕有妨视听,于是叫刘暂在私邸中住了下来,成为了一名镖师。直皖战争中皖系战败,段下野后寓居天津日租界,日本天津驻军在段的私宅中为他安装了无线电台,以便段和皖系的督军、师长们直接联系。刘传久知道此事后甚不以为然,认为日本是中国之死敌,亡我之心不死,怎能把小鬼子请到家里来,可见国人责骂段祺瑞为亲日派乃是事实,于是把随身携带的两支驳壳枪留下,只身离去。因为目不识丁,当然不会有留言,可是老粗有时也会粗中有细,在枪下压了一张学生们所散发的反日宣传画,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也表明了自己来得正大,走得光明。湖北保镖公司-武汉保镖公司-黄石保镖公司-宜昌保镖公司

  黄冈保镖公司-襄阳保镖公司-十堰保镖公司-鄂州保镖公司

  荆州保镖公司-咸宁保镖公司-荆门保镖公司-天门保镖公司

  神农架保镖公司-仙桃保镖公司-孝感保镖公司-随州保镖公司

  潜江保镖公司-恩施保镖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