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0808-806

业务电话:13261665599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保镖公司 > 新闻资讯 >

西方国家为什么喜欢用雇佣兵打仗

文章作者:保镖公司发布时间:2018-07-23 12:02浏览次数:

  

 

  阿富汗安全官员与英国安全承包商会面。

  雇佣兵,其英文与“唯利是图者”是同义词,中国古语“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是对这类人的生动描述。据俄媒报道,一项私人军事公司合法化法案已提交俄政府作专家结论,受到外界普遍关注。报道称,在国内外私人军事公司供职的俄罗斯人有几十万之多,尽管这些现代雇佣兵在俄国内仍处于半合法状态,但如此众多的数量显示出旺盛的市场需求。事实上,雇佣兵在某些西方国家已成为合法存在,并一直活跃在热点地区的战场上。

  各取所需,雇佣兵背后带有政府影子

  现代雇佣兵行业开始以“私人军事公司”的名头向正规化、企业化方向发展,其经营范围包括向雇主提供武装人员参与各种军事活动、帮助雇主完成军事训练、装备采购及情报搜集等工作。实际上,负责完成这些工作的“私人准军事人员”仍然没有摆脱雇佣兵的身份。俄媒数据显示,私人军事公司的业务覆盖全世界110多个国家,目前,全球已有几百家这样的公司,员工总数超过500万人。专家指出,雇佣兵市场需求如此旺盛,军事活动的政治和经济成本低是最主要因素。

  冷战时期,以美苏为首的东西方对抗集团有时会被拖入“热战”,直接派遣本国军队参战,无疑会冒战争升级的巨大风险,雇佣“私人准军事人员”就成了最佳选择。于是,雇佣兵们收钱办事,三天两头在热点地区制造“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事件。“由私人准军事人员出面‘热对抗’,成功了只需付出一定的经济代价,就能扩大本集团的影响范围,失败了只需把责任推到个人身上,无需承担过多的政治风险,是一件无比划算的买卖,”美国军事史作家斯坦恩·克罗克在《美国的另类军事力量:私人军事承包商》一书中指出。

  冷战结束后,雇佣兵依然从不缺席历次冲突与战争,就连俄罗斯也不例外。比如,2013年,在叙利亚就曾活跃着一支被称为“斯拉夫兵团”的雇佣兵组织,创造过在几小时内击退数千名武装分子的纪录;该团成员返俄后,被俄联邦安全局招募,并派往乌克兰顿巴斯地区。当俄空天军在叙利亚开始行动后,他们又被调往中东,以这部分人为主,俄组建了“瓦格纳私人军事公司”。克罗克认为,政府使用雇佣兵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省钱。另外,还有一个心照不宣的政治原因——可以避免政府因士兵伤亡过多而陷入被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称,雇佣兵伤亡不必列入美军名单,有助于避免舆论因士兵死亡过多对政府进行抨击。数据显示,2009年1月1日到2016年3月31日,共有1540名私人军事人员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丧命,超过同期美军士兵的死亡数量(1301人)。

  名声扫地,雇佣兵=见钱眼开的“战场流氓”

  冷战时期,非洲频发政变,为压倒对手,各政治派别经常会雇佣准军事人员冲锋陷阵。1960~1961年刚果危机期间,一个名为“五个突击队员”的雇佣兵组织多次在政府军和反叛武装之间倒戈,让雇佣兵们“给钱就卖命”的特点显露无遗。

  即便到了现在,雇佣兵的名声也很差。对职业军人来说,他们就是一群毫无约束的杀手,只会制造死亡、痛苦和混乱。2005年9月,美军步兵第3师(当时负责维持巴格达安全)副师长卡尔·霍尔斯特准将对包括德阳集团在内的几家私人军事公司给出了如下评语:

  “在伊拉克,这些家伙纪律涣散,经常做出格的蠢事!他们会肆无忌惮地向平民开枪,我们无法约束他们,但不得不去收拾他们留下的烂摊子。所以,当我们需要大量人手时最好不要指望他们。”

  有人认为,朝不保夕的生活是造成雇佣兵恣意妄为的主要原因。根据日内瓦公约,被敌方抓住的雇佣兵并不享受战俘待遇,只会被当成普通罪犯关进监狱甚至直接处死。即使他们安全回国,也可能被关进监狱。一个典型的例子发生在2004年。当时,70名持南非护照的雇佣兵因被控密谋推翻赤道几内亚总统奥比昂而在津巴布韦被捕,律师称,如果不被引渡回南非,他们可能被判处死刑。

  另外,没有信仰、没有祖国、金钱至上的思想也让他们失去了最后的底线。调查显示,活跃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的私人准军事人员几乎来自世界各地,他们判断是否接受任务的唯一标准是能不能收到满意的报酬。《福布斯》杂志曾指出,美国政府为吸引雇佣兵开出“天价”——高出正规军士兵津贴10倍甚至15倍!数据显示,一名军龄3年的士官每年在伊拉克战场上可收入1.998万美元,而一名经验丰富的私人准军事人员每年能挣15~25万美元,比驻伊拉克美军司令的收入15.4万美元还要高。

  禁而不绝,雇佣兵更换的只是名称

  “黑水”公司、军事职业资源公司、德阳集团以及“廓尔喀”保镖有限公司等是目前几家比较著名的全球性雇佣兵机构。不过,其成员的公开身份不再是雇佣兵,而是“私人安保人员”。之所以在称谓上进行调整,一是出于改变形象的需要,另外一个是为了“适应规则”。

  联合国于1989年12月批准《禁止招募、使用、资助和训练雇佣兵的国际公约》,严厉禁止各签字国在战场上使用雇佣兵。不过美、英等国根本不为所动,不仅拒绝在公约上签字,还为雇佣兵机构“洗白”提供便利条件——几家著名的雇佣兵组织纷纷更名、重组,摇身而成私人军事公司或安保公司。

  2007年10月,联合国发布调查报告指出,“黑水”公司等所谓的“军事承包商”本质上仍然是“新形式的雇佣兵”,是不允许存在于现行国际法规框架之下的。然而,美国人却狡辩称,“指责美国政府的安保承包商为雇佣兵的说法是非常不准确的,承包商安保人员与我们签订有合法的合同,把他们称为雇佣兵是一种贬低。”

  有媒体评论认为,改头换面的雇佣兵日益成为国际安全领域的一股重要力量,使用他们可以淡化国家对抗因素、规避道德层面的不利影响,因而颇受某些西方国家青睐。但对于这些能力可观国家又难以完全约束的武装集团,“用”的同时也要做好“防”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