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261665599

业务电话:13261665599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保镖公司 > 新闻资讯 >

温州慈善大使万里援非 黑人保镖一路送至领事馆

文章作者:保镖公司发布时间:2018-10-15 19:20浏览次数:

  中国驻拉各斯总领事馆总领事刘侃(右)接受晚报特派记者郑雪君(左)等专访。 □特派记者 朱承立/摄

  尼日利亚有1.7亿多人口,最大城市拉各斯聚集了2000多万人口,华侨华人有6万多,包括温州人在内的大部分华人集中在尼南部地区创业投资、工作生活。去年,该国输入型埃博拉疫情也爆发于此。最终,全国确诊19例,12人康复,7人死亡。

  世界卫生组织去年10月20日宣布尼日利亚埃博拉疫情结束。埃博拉给该国经济、民众生活及华人的影响到底怎么样?当地时间1月22日下午,中国驻拉各斯总领事馆总领事刘侃接受了晚报《雪君工作室走进非洲》特派记者的专访。

  记者:尼日利亚埃博拉疫情已经结束3个多月了。从7月爆发,到10月结束。尼日利亚受到埃博拉影响大吗?

  刘侃:埃博拉对尼日利亚的影响还是较大的。特别是在疫情爆发的那3个月,对外交往明显减少,船只到港减少,来旅游减少,宾馆空房率很高。我看到一个数据,可能百分之八十的餐饮企业都受到了影响。

  对于我们工作生活在尼日利亚的同胞来说,那3个月也是挺漫长的。好在我们感受到,尼日利亚政府对疫情的处置能力相对来讲还是比较强的。该隔离的隔离,该跟踪监测的跟踪监测,边检严格检查,你们昨天入关时还是测体温的吧,所有人离开尼,还是要测体温,以确保不让一个有问题的人进出境。

  刘侃:早在去年4月,尼日利亚的近邻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爆发埃博拉疫情时,我们总领事馆就非常重视,马上给领区华人发了埃博拉防范提示。当7月底发生埃博拉输入型病例后,我馆通过馆网及手机短信平台,发了很多安全提醒、防范做法。而且每天在网站上发布疫情通报,就像我们国家以前防范SARS那样。这样让大家一看就明白当时疫情状况,减少焦虑。

  我们还及时指导中资企业和侨胞防范疫情,并要求企业从严实施并反馈。我们还派员去跟踪检查。这样一来,中国企业、侨胞战胜疫情的信心更足了。可以说,我们抗击埃博拉打了一场漂亮仗,没有一例在尼中国人感染埃博拉。

  记者:慈善大宴是温州慈善领域的品牌项目。我们温州晚报雪君工作室此次来尼日利亚是带着温州人民的爱心来的,与温州市慈善总会、市侨办、尼日利亚中国商贸企业协会将在拉各斯举办一场温州慈善大宴,拟邀请埃博拉幸存者、死亡者家属和当地贫困大学生参加。

  刘侃:拉各斯跟国内相距万里,在非洲的西部、几内亚湾,你们能够想到在西部非洲的一隅,而且特地跑到这里,勇气可嘉!温州人不远万里来献爱心,来援助拉各斯,精神可嘉!我代表总领馆热烈欢迎不辞辛劳从祖国来的贵宾温州的慈善大使!

  你们来之前,尼日利亚中国商贸企业协会钱国林会长已经跟我们联系接洽过。你们这次来,我们总领事馆会全力配合、支持。你们的善举也是对我们工作的大力支持,也是为我们争光添彩。

  记者:我们也想邀请您出席温州慈善大宴,一起为拉各斯埃博拉幸存者、死亡者家属、贫困大学生献爱心!

  怀揣着温州人的爱心,我和同事朱承立记者于1月21日傍晚5时50分,从温州晚报出发,乘车赶乘MU2424的航班从温州龙湾国际机场至上海浦东机场。

  飞抵浦东机场后,我们快步从第一航站楼步行至第二航站楼,办了出境手续后再登机,已是1月22日凌晨,经过12个小时多的飞行到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机场,再转机乘7个小时的飞机到尼日利亚拉各斯机场,总共经过了26个小时的长途颠簸。

  当我们有三个机舱的大客机在拉各斯机场缓缓着陆时,整个飞机上的旅客不约而同地举起双手鼓掌欢呼终于到达目的地!这是乘了无数次飞机的我第一次碰到为到达目的地而欢呼。朱承立也说自己是第一次碰到。

  一下飞机,感觉空气中有一股热浪连续不断地向我们袭来。虽然我们一路上已经在不断地服了,但我们仍然穿着保暖内衣,旅客们基本上都是满头大汗,只有个别有经验的旅客和非洲的黑人兄弟里面穿的是短袖衬衫或体恤衫,显得比较从容。

  我看到朱承立不仅满头大汗,整个脸都被热空气蒸得通红通红的。我也是汗流浃背,巴不得找一个洗手间把夏天的衣服换上。临时保镖但人生地不熟的,语言又不通,我们都不敢和同一架飞机上下来的人走散,怕找不到边检、安检和出口。入境的手续办得很慢,我们的英语水平又不好,穿着冬天的衣服在夏天的环境中办手续简直是度日如年,饱受煎熬。

  还好,在检查疫苗证的时候,尼日利亚中国商贸企业协会的会长钱国林已请移民局的官员到场,我们不用排队就过了关。在移民局官员的引导下我们到了机场大厅,发现钱会长带着他们协会4个副会长来迎接我们。钱会长问,旅途如何?我自我调侃,我们的心很热,身体更“热”。

  我跨上了钱会长的奔驰越野车,坐稳一看,驾驶员是一名当地的黑人兄弟,眼睛大大的,眼睫毛长得很好看。再一看,副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个黑人兄弟。我就好奇地问钱会长,你们的驾驶员都是本地的黑人兄弟而且都叫两个,两个人轮换着开吗?他笑着说,驾驶员就一个,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是保镖。

  原来,当地的治安环境不太好,温州老板一般都会给自己配一个保镖。我突然觉得自己也“尊贵”了一回,坐在车上头一回有保镖保护。

  当我们的车驶到该市第一跨洋(大西洋)大桥时,突然发生车堵。钱会长很焦急:“不知要堵多久,我和驻拉各斯总领事馆总领事刘侃约好见面的时间是下午4点半,现在已经3点多了,因为你们还穿着冬天的衣服,满头大汗的,跟他见面不礼貌,我必须先把你们送到宾馆洗个澡,换换衣服去见刘总领事才行啊!”

  还好,车子堵了15分钟就通了,到了大桥中段才知道刚才堵车的原因,原来这里发生了一起大车祸,一辆小轿车从后面一头钻进了前面一辆面包车的“肚子”里,死伤多人,场面惨烈。面对这血淋淋的场面,钱会长说,尼日利亚对道路的安全管理不大严,醉酒驾车也往往没人管,车祸特别多,让您一来就看到不该看到的场面。

  约1月22日3点半左右,我们到达香港人开的东方酒店。按照日程安排,钱会长限定我们10分钟内洗把脸,换好衣服,一起去中国驻拉各斯总领事馆,会见刘总领事。

  虽然我们都很努力地快速行事,由于一路车堵,我们到达位于维多利亚岛的总领事馆时,已经迟到10分钟。

  总领事馆是一座小平房,比较小,也比较旧,但比较整洁,绿化环境也不错。一到会客厅,钱会长向刘总领事介绍了我和朱承立。

  我向刘总领事简要地介绍了一下温州晚报和温州晚报雪君工作室,并告诉他这次雪君工作室走进非洲的几项任务。我介绍了此次活动的目的:树立温州人不仅商行天下,而且善行天下的形象;把雪君工作室打造成一个国际的新闻品牌和慈善品牌;把祖国人民对非洲人民的深情厚意带过来。希望此举能得到刘总领事的支持和配合。

  刘总领事毫无犹豫地说:“肯定支持,密切配合。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们的善举也是对我们总领事馆工作的大力支持,也为我们争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