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0808-806

业务电话:13261665599

服务项目

当前位置:保镖公司 > 服务项目 >

保镖是靠脑子工作的

文章作者:保镖公司发布时间:2018-04-11 12:09浏览次数:

  2017年2月,我来到美国政要保护学院进行学习。这个学校是专业的保镖培训和认证机构。

  保镖是靠脑子工作的

  在美国,要得到美国政要贴身保镖方面的资料相对容易。在这里上学,我无论如何都要搞清楚,我的美国同行们到底是怎么给政要们工作的。

  在整个20世纪,遭遇过刺杀的国王、总统、总理加在一起有500多个,有些政要还不止一次地遭遇暗杀。美国总统是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负责保护美国总统安全的是密勤局。要做总统的保镖,就必须进入密勤局。密勤局的招人标准又十分严格,它只招年龄在 21到35岁之间、有本科学历和学士学位的美国公民。它还规定,应聘者必须修读过心理学、犯罪学、治安管理。

  我一直说保镖是靠脑子工作的,美国人招保镖也强调“脑子”,密勤局在招人时就强调,应聘者的智力要在常人之上。

  通过一系列严格考察后,就可以得到密勤局的证章和委任书。但是,要想上岗工作,新人们还要经过为期20周的训练。密勤局要求它的“员工”上得了高山、下得了大海、入得了战场、出得了厅堂、排得了炸弹、防得了毒气。

  总统的保镖毕竟是总统的贴身人员,保镖训练营会对入营特工进行至少一年的“翻老底”调查,时不时会对特工进行测谎和药物测试,还会对特工进行外交礼仪和心理课程的培训。不过,并不是所有进了保镖培训营的特工都能成为总统保镖,密勤局共有3000多人,能在总统特别卫队里工作的少之又少。

  四分之一美国总统曾遇袭

  在美国的四十多届总统里,有遇刺经历的就有11人,几乎占了四分之一。

  “你知道吗?这11人中的7个都是靠保镖捡回了命。”我的美国同学迈克说。

  7个靠保镖捡回命的总统里,就有杜鲁门。1950年,有两个刺客配合着对杜鲁门发动袭击。一场混战当即展开。最后,杜鲁门毫发无损,他的保镖却一死两伤。林登·约翰逊在当总统时也遇到险情,一个名叫奥斯瓦尔德的刺客向他开了枪,他的保镖没时间阻止凶手,只好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挡下子弹。

  1981年里根发表完公开讲话后,被人狂射数枪,保镖杰里·帕尔用身体护住总统。保镖麦卡锡挺身挡在总统面前,结果自己被击中胸部后倒地。因为帕尔和麦卡锡,里根只是受了伤,没有生命危险。

  福特总统的保镖、白宫侍卫长狄克·恺撒长得和福特很像,每次福特坐“空军一号”出国下飞机时,先从舱门里走出来的肯定是恺撒。有人问恺撒,你不害怕袭击者把你当成福特开了枪?恺撒面无表情地回答:“I hope so。”(我希望如此)

  里根的保镖曾说,袭击发生时,军人、警察都弯着身子寻找掩体,保镖们则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总统及总统周围的人,这是因为保镖的训练中包括挡子弹,军人和警察则未必。

  有时候,刺客未必会按照保镖培训里的预想方式出现,刺客甚至不一定是人。

  杜鲁门总统是个游泳爱好者,还喜欢到海里游泳。他游泳的时候,两个贴身保镖一定会一远一近地跟着。远的那个负责观察大局,近的那个则要留神,总统游泳也可能抽筋呛水。

  一次,杜鲁门正游得忘情,在远处观望的保镖突然发现一条食肉鱼正向总统游去。保镖既不敢大声呼叫,怕惊动了鱼,也不能向他人求助。最后,他干脆游到总统和鱼的中间,当起了“肉盾”,一边劝杜鲁门赶快离开。这位准备当“鱼饵”的保镖事后也心有余悸。

  不是所有总统都善待保镖

  很多保镖都和总统相处得很好,尤其是那些曾靠保镖捡回性命的总统。

  尼克松曾在南美被人袭击,保镖们帮他解了围,打这以后,尼克松和保镖的关系就“升温”了。他不仅关心保镖们的生活,还会向保镖的家人们问好,哪个保镖生病了,他会专门派人带着礼物去慰问。福特总统喜欢和保镖称兄道弟,躲过刺杀后,他和保镖“手握得更紧了”。里根在做演员时演过不少硬汉,他和保镖们从一开始就相处得十分融洽,他视那位给自己挡子弹的保镖为救命恩人。

  但是,并不是所有总统都会念着保镖的好。约翰逊也曾被保镖救过性命,可这位性情古怪的总统依旧对保镖十分苛刻。他曾把一个保镖锁在花园里,还曾在和客人聊天的时候,拿报纸敲保镖的头。卡特总统把保镖当成隐形人,他的保镖为保护他淋了雨,还要被他骂成“傻瓜”。而且卡特的脾气相当倔,他跑步,私人保镖陪着跑,他竟暗暗和保镖较劲,非要跑得比保镖远。结果,他因运动过量晕倒了。有时候,保镖也会受总统亲属的气。 1996年克林顿正值竞选连任的关键时刻,他的妻子希拉里无端怀疑总统保镖是共和党“间谍”。一次她在车里和人谈话,竟突然拿起一本书砸向正在开车的保镖。

  美国的总统很“个性”

  一个优秀的保镖在“胆大”的同时也应心细如发、体贴入微。克林顿的保镖在克林顿陷入丑闻时,每当克林顿需要和一些年轻女性拍照,保镖们就会故意拉来一大群不相干的人进入镜头,避免人们拿到克林顿和年轻女孩的单独合照,继而大做文章。

  美国保镖中属艾森豪威尔的保镖给我印象最深,他曾经将氧气瓶不吭声地背在身上,因为他知道艾森豪威尔有心脏病,在去海拔高的地方时,可能出现危险。果然,艾森豪威尔在访问阿富汗时晕倒了。所有人惊慌失措时,这名保镖将氧气瓶子扛了出来,救了总统一命。

  美国人讲究个性,美国的总统也很“个性”。

  卡特总统是那种让所有保镖发疯的委托人。他当总统后不久的一天就突发奇想,非要学托马斯·杰斐逊当年从国会山徒步走到白宫。杰斐逊是19世纪的人物,他当总统的环境和卡特的大不一样。再说,那时还没有哪个总统死于刺杀。

  保镖们不能将国会山到白宫的这段路封上,卡特之所以要走回白宫,就是想显示自己的亲民。况且,这一决定是临时而发,让所有保镖都措手不及,连援兵都来不及调,更别说设置路障了,大街上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幸好,卡特一路平安。可回到白宫,尽管是冬天,跟着他的保镖们的衬衣还是湿透了。

  里根对保镖们很好,可他也没让保镖省多少心。这个曾经扮演过硬汉的总统,入住白宫时已是古稀老人,但还是英雄之心不减,会忍不住做一些惊险动作。他曾邀老朋友詹姆斯·史德华做客,撺掇史德华展示在二战时开战斗机的英姿。史德华经不住总统的“诱惑”,登上一架波音727,把波音飞机当成了B-29战机,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保镖们不能飞上天去阻止他,只能提心吊胆地在地上等着。

  保镖在工作时,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甚至连委托人的脚底下都要注意到。福特总统在参观一个剧院的后台时,一脚踩空,掉进一个深达七尺的洞里,好在他身后的保镖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他的腰带,将他揪了上来。否则,以福特的年纪肯定要摔出重伤。危险发生的速度往往比人们想像得要快,危险出现的地方也比人们预料的要隐蔽。在危险出现时再绷紧神经,就太晚了。

  白宫的保卫措施相当严密,但高科技保全措施依旧不能缓解保镖的压力。尤其是现在,总统为了表现得贴近民意,会多安排一些亲民活动。离开白宫这个大堡垒,保镖们的任务一下子就更重了。“9·11”之后,很多总统保镖忙得连休息时间都没有,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饭。这些威风硬汉的脑子里,往往有一根紧绷得要断掉的脆弱神经。本文由蓝色贝雷杭州保镖公司发布